文章声价由来贱,风月因缘到处新.
不是你圈人.

我觉得生活对我这种人还是太难了。

晚上七点到校,让我说四点钟出门,我不干。真的很火啊,我就是迟到我也不会早到。

我爸就火了,你不想上学就不上,什么态度,这几天好吃好喝的,你就这么回报我的?

别人高高兴兴去学校,高高兴兴和同学一起,我做不到,我觉得我去学校就是跳火坑,我觉得上课也还好啊,但是我空余的时间真的不想跟他们呆在一起。

其实我这种人,想吃的想喝的基本没有,平常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我小学就被老师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我还是觉得我比较重要。虽然我记仇我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记仇。我高兴了就不记仇了,只是我最近总不大高兴。

我不想再去看医生了,但是我19号的医生已经约好了,我觉得我这种人还是太...

“你吃草莓蛋糕是先吃草莓还是先吃蛋糕?”
“我不吃草莓蛋糕。”
我跟很多人的对话就是这个把天聊死的画风。

三年第一次跟老万聊天,聊了大概一个小时吧。

老万问我,为什么三年没去看过他。我说我不敢啊。他问我怕什么,是不好意思来,还是怕来了跟他没话讲。我说我怕您啊。他就笑了,我也跟着笑了,我还想说半句话,但是我没有,当初六班的都知道我怕您啊。

老万问我怎么来了,我说军训结了,开幕式不想参加。老万说不能边缘化啊。我初一的时候,老万说不能边缘化。如今我大一了,老万还是在跟我讲,你不能边缘化。

跟老万讲了近况,老万说我还是想的太多,事情没做已经先开始考虑意义了,但是真正参与了和单纯观望的体验又是不一样的。我说我没有加社团,老万说不行,我说为什么,好好学习不行嘛。不行,老万说的很果断,你学习不是什么问题,...

还是太难过了,太丧了,太矫情了。
我什么时候能狂一点,跳一点,炫技一点啊。
之前的一个跳天桥的还没有写,然后有一篇主题都归纳好了,还在一点一点留梗。都在电脑里。
还想写一个很长很长的流水账,《我与帕罗西汀》,一个没病的人看着自己变相走近死亡,逻辑理论都劝不住,更谈不上感化。等他吃完药,顶着副作用的不适感去奶茶店喝饮料,他像每个进门的人微笑,但他没有笑。他说他不难过了,他不孤独了,药起作用了。他走出奶茶店就哭了,布丁太甜了,他留了大半杯。他不能再吃甜食了,他刚补了牙,不敢吃了。他就走上马路了,一直走到凌晨了,他回头决定回家睡觉。
最后再吃一次帕罗西汀。

好想磕内敌里的战损谜啊…又帅又傲的(等等这好像是普遍的基本设定)说那句我不需要朋友的时候简直像个小孩子…什么在船爆炸的时候扒着浮板在海上漂(就当他水性不好吧)然后被在港口谈生意的企鹅发现了(不是那个魔改到跟蝙蝠侠发小的企鹅)手下看企鹅脸色然后问,boss,那个人要不要捞起来啊。
假装在玩伞的企鹅就很臭屁的点了根雪茄,捞。
(其实很想企鹅直接扛回去但是他好矮哦而且好没形象啊)
带回去以后安排了一个很破的房间但是找人把谜语的伤全部包扎好了。
谜语醒了以后脾气很差,躺床上就开始想怎么报复那群阴他的人,然后吊着手腕找企鹅谈话,要人手要军火。
企鹅问,到时候地盘怎么分。
企鹅以为谜语会发飙,给钱不给地,毕竟是跟蝙蝠...

一个漫画谜漫画鹅的脑洞.就脑一脑.十分ooc.
做交易要提货门打不开,企鹅手下战战兢兢跑来报告。
企鹅唰一下就抽伞前面尖差一点点就戳眼睛里了,很生气的开始地图炮,一群废物。然后气鼓鼓的企鹅就去call谜语,你这该死的玩意是不是动了我的门。
谜语接电话说是的是的就是我但是你先riddle me this不然我不给你开门。
企鹅啪就挂了电话跟手下交待,你们去炸门吧火力压制逮到那个绿油油的人就把他抓回来反正他打架很差劲但是我要活的有手有脚的我非得弄死他。
手下就很不明白,这到底是要活的还是死的。
企鹅又反悔了,所有人不能跟那个绿油油的玩意交易军火不然就打爆他狗头不止军火就是张厕纸都不行你们去办吧办不成就滚蛋。
手...

死蝙蝠

*很俗的套路,就是自己爽一下,时间线很混乱,各路大佬欺负一个小孩,以及他最糟糕的一天.人物死亡注意.


1.

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少年布鲁斯站在门口有些怯场,他的手套摘了又带上,带上又摘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它们交给了阿尔弗雷德,他的老管家。

少爷,挺直脊背走进去,跟你想打招呼的人打招呼,应该就可以了,阿尔弗雷德接过手套,将它们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汽车后座上,他推开门,微微欠身,余光注视着连做几个深呼吸才迈步进门的小少爷,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圣诞快乐,然后紧跟着那人的脚步进了大厅去践行他作为监护人的义务。

从无数或好意或恶意的寒暄中逃脱出来的布鲁斯来到三楼的落地窗前,这里的视野远...

我每次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其实也说不出来什么好话,往往在睡前总会灵光乍现,噢,原来我还可以这样,于是对自己潜能有无限满足,便可安心入睡。
这也该是精神胜利法的一种,最马后炮的那一种。

第一百零一个灵魂

我与A相识多年,可我很难跟你讲清楚这个人怎么样,我试图为他找些关键词。

长相普通,穿衣不追时髦,为人风趣幽默,待人真诚恳切,言行克制有礼,不添乱不找事,他具有一切美好高洁的品质,从不与人结怨。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不吸毒不赌博。他读了一所不好不坏的大学,后来有份不好不坏的工作,在父母的帮助下在三环买了套不好不坏的房子,他有过一个不好不坏的女友,后来分手了,再没有找第二个。他不擅长运动,但他体育 成绩并不坏。通宵打过游戏也通宵看过书。热爱过摄影,但是不会自拍。像他这样的人,一百个人里有九十九个,不是什么稀罕人物。但因为A先生有101个灵魂,所以他绝不是个无趣的人。

A先生从不发脾气,我...

三人中他兴许是最想回到过去的那个,但他也是最清楚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了。

1 / 8

© 白无德 | Powered by LOFTER